苏幕遮空

这是一个社畜,填坑慢慢慢
情事抵舌不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昨天ao3服务器崩溃,以为被墙了,满世界找梯子(此词导致我被lof屏蔽一次)爬墙,朋友说梯子一个月大部分都被解决了,他现在也没法翻墙了。

突然发现,原来抽掉梯子是如此容易,墙外的世界如此遥远。 ​​​

大概要凉了…


“菲菲,我要离开了。”

“去哪?”

“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需要很久…很久之后……”

“那真是一个长久的旅途啊……不过没关系,我会等你,在西湖等你,只要曲院风荷仍在,灵山秀水仍在,我就会一直等你,等你回来。”

“…………是啊,那是一个漫长的路程。”

风月太美好,亏欠痴心痴情人。可是啊,那个路程漫长到连光阴都追不上。

“我会回来的。”

死亡是一个久别不归的旅程。

所以,你要好好的活着,等我回来。

写手心中的玫瑰

看到一位写手的退圈后两年发出的留言,她放弃写作了,在生活面前,像一朵凋零成灰烬的玫瑰。

突然想说一些话。

写文的时候精神很快乐,身体很痛苦。
灵魂畅游在欢愉之海,可是码字的时候往往伴随着手指手腕,脖子腰椎的隐约痛感。我真的很钦佩那些日更的太太,能忍受这些。

为什么写文呢?
大概是因为我是如此平庸,除了能在文字里迸发出一丝微光。用文字开辟一条前往永无乡的道路,暂时遗忘尘世的烦恼。
并且为“他们(角色)”描绘一个或许能更好一点点的世界,爱遇山海不可平。

戛然而止的故事。
读者总是遗憾每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写手也是,但是没有办法,当缘分尽了,就是分离的时刻了。
浓情转淡,是每一个时处热恋的人都无法接受

跟风【cp这一生】

最贴切的还是莫雨和穆玄英的那句“我们这一生,如猎猎作响的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