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多菲]四万光年

  [多菲]四万光年


  星际paro


  傀儡公主多多x星盗菲菲


  叶密欧与赵丽叶(雾)


  part.1


  “你是谁?”通天轨道塔上的公主问着窗外不请自来的盗贼。


  “尊敬的公主殿下,我的通缉令还是出自您的手谕。”盗贼并不在意自己的靴子给洁白的长绒地毯染上污黑。


  “是吗?我不知道。”


  傀儡公主不需要知道这些,她只需要安静地端坐在王座上,一年又一年。


  “真是可怜的小公主,您还没见过罗美塔之外的天空吧。”


  月光照亮了盗贼的脸庞,明媚而娟丽。


  “十三万光年外的贝里尔斯的天空永日不落,八万光年外的米格拉日月相伴,漫天红霞,而离罗美塔最近的,一万光年外的特克利斯观测区是描绘银河星海的最佳地点,那里常年星河交辉。”


  尊贵的公主背靠着软椅,平静地喝着茶。茶叶来自遥远的人马星系边缘的一个小星球,运送茶叶需要数个时空跳跃才能准时送达罗美塔。除了不能离开轨道塔,她的一切用度都是帝国最好的。


  “亲爱的盗贼小姐,士兵已经发现有人入侵轨道塔了,我是不会庇护你的。”


  盗贼并不在乎公主冷淡,“亲爱的小公主,期待我们下次美好的相会。”说完潇洒地蹬上窗口一跃而下,恍若一道流星消失在层层云雾之下,不见了。


  公主放下骨瓷茶杯,茶杯与茶盘清脆的碰撞声回荡在寂静的茶室里。今天的茶有点凉了。


  这道转瞬而逝的流星似是把月光也带走了。


  part.2


  “流浪是什么样的?”


  “流浪是一场不停歇的漂泊,也许有些孤独寂寞。


  流浪者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诗‘我将一直流浪,流浪到宇宙的尽头,所有壮丽的星云与浩渺的星河都将变成花朵点缀我的坟茔。’”


  “真好啊。”平静的声音中听不出半分欣羡。


  “雪鸮为什么化身成金丝雀?华美的鸟笼里可没有吟唱的夜莺。”


  “子民们呼唤着金丝雀,呼唤着夜莺,唯独没有呼唤雪鸮。”


  “真是一个不那么有趣的故事。”


  “现在,你该走了,我不那么优雅的星盗小姐。”


  “那么,晚安,我有趣的公主殿下。第一千次的晚安。”

  

  part.3


  “公主殿下,请您签下这份文件。”大臣矜持地微笑下掩盖不住傲慢。只要签下这份诏书,傀儡公主就没有用处了。


  而傀儡公主一如既往沉默地签字,对此毫不知情。


  大臣与奴仆拿走签好的文件,昂首阔步走出宫殿,连门都未关上。


  “哼,大臣?”门缓缓合上,星盗小姐靠着门挑眉。


  公主踏着轻缓地脚步来到星盗小姐面前,“我亲爱的星盗小姐,你愿意带我走吗?”


  星盗小姐单膝跪下,执起公主殿下的右手,“遵命,我可爱的公主殿下。”


  这个帝国的子民已经不需要公主殿下了,而公主殿下也终于能奔向那片星海了。


  part.4


  “抓住那个星盗!她绑架了公主殿下!”


  身后是穷追不舍地卫兵,气急败坏的大臣,茫然无措的平民。


  公主殿下第一次看到轨道塔的全貌,冰冷无机的银色高塔,直通天际,四通八达的轨道像一道道锁链把它禁锢在这个荒芜的星球上。


  是一个星盗,把她从天上拽到了地上,现在她又要带着她回到天上了。


  风中回荡着肆意的笑,亮银色的星舰冲天而起,抛下腐朽的庞大帝国,奔向四万光年之外的茫茫星海,再也没有回来。


  part.N


  在罗美塔的片段时光


  “你旅途中最喜欢哪一个星球?”


  “在罗美塔四万光年之外,有一颗叫卓拉的小星球,这颗星球任何时候都开满花,最令人赞叹的是卓拉雨,它的雨不是水而是彩色的花瓣,所以被人们称为繁花星球。”


  “想去吗小公主?”


  “会有机会的。”我的骑士小姐。


  


  多菲这对CP真是满足了我任何一种脑洞,本来是欢脱的私奔故事,结果写到最后气氛还是压下来了。另外此篇特此催更某人 @普通猫粮 的多菲,一年过去了。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