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花藏)易骨

  易骨
  
  花易骨师从药王孙思邈,为人性静情逸,医术高绝,一手太素九针使得行云流水。
  而花易骨这个名字乃是年少时,帮一个全身骨头尽碎的侠士施展易骨之术,使其无异于常人,因此而得名。
  花易骨有个病人,是个藏剑山庄的少爷,笑起来特别好看。只是因为身体不好,年年都得来万花谷问药,花易骨和他也认识了快十年了。
  
  花易骨对着捣药一边问叶行舟,“最近身体如何?”
  叶行舟坐在一旁的毯子上看着他捣药,“都十多年了,还是老样子。也许一辈子就这样了。老是来麻烦你多不好。”
  花易骨也笑了,“你都麻烦十年了,还会怕这会不成?”
  叶行舟也笑了,动手帮忙分草药,有些苦恼的对花易骨抱怨,“我娘叫我这次回家就和陈家姑娘定亲,我这个破身体,指不定哪天……咳,我是说哪好的去祸害人家姑娘啊?”
  花易骨皱起眉头,轻叱一声,“别乱说话。”
  “好啦好啦,那你什么时候成家?”叶行舟问。
  花易骨冷哼,“还是想你回去怎么面对你娘吧。”说着把手中的药碗塞到叶行舟手中。
  叶行舟轻车熟路的接过一饮而尽,“还是你的药好,一点都不苦。我去睡一会儿。”卷起被子往床上滚去。
  花易骨端着药碗出门,回头看了看窝成一团的叶行舟,温柔的笑了笑。
  
  变故发生在在叶行舟临行前一天,叶行舟突然病发。
  叶行舟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杏黄衣襟上还留着先前留下的血迹。而花易骨在为他诊脉。
  “我这病情怎么加重了?”
  花易骨没好气的回嘴,“应该是你又做了什么病情才又加重了吧?治了十年都没治好,别人都要怀疑我的医术了。”
  抬眼看,叶行舟委屈的看着他。
  面对十年如一日的叶行舟,花易骨只得无奈的叹气,帮他掖了掖被角,“你好好休息,我去熬药。”花易骨走到门口时,身后传来叶行舟闷闷的声音,充满了不安惶恐,“你说……你说……我是不是要死了。”
  “别想太多,我还没死呢,你想死还太早。”
  
  叶行舟的病拖拖拉拉小半月还没见好,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叶行舟这么昏昏沉沉半个月,有时候醒来是夜半,一问才知,已经过去三日有余了。叶行舟自己都觉得自己不行了,要不是看着花易骨为他日夜忙碌,他真想一睡了之。
  
  又是一天夜里醒来,叶行舟醒来发现花易骨坐在床沿边上,花易骨的声音依旧轻柔并且坚定,“我们走吧!”
  为什么要走?去哪里?叶行舟满心茫然。我都快要死了……对呀,我都快要死了,我还管他要做什么去哪里。和花易骨一起走到死亡的尽头,感觉似乎……似乎就没有那么多遗憾了。
  万花谷地势险峻,旷远绵邈,岩岫杳冥。花易骨带着叶行走避过万花弟子,一路南下,去了洛道,去了巴陵。再一路西行,走过瞿塘峡,游过白龙口。
  不知为什么,叶行舟已经很久没有发病了。
  叶行舟和花易骨走在枫华谷的小道上,日光洒落一地。叶行舟看着两人相携的手掌,觉得,世间百年,岁月静好,他们这一辈子就这样一起走下去吧。
  他没发现,走在前头的花易骨唇边一抹,淡淡的微笑。
  
  易骨难易心
  
  世人皆知花易骨医术高超,可少有人知晓,当年使花易骨成名的易骨之术是从活人取骨,药王孙思邈觉其子少年心性残忍,尤恐为康雪烛第二,遂半囚与万花谷,修身养性。
  花易骨第一次见到叶行舟是在缤纷落英的晴昼花海,只消一眼,花易骨便断定了叶行舟这人。
  花易骨用十年时间,在叶行舟懵懂之时,将他一点点缠绕,束缚,渗入血肉骨髓。
  叶行舟不会知道,一病十年是因为花易骨的毒。
  叶行舟更不会知道,如若拒绝了花易骨而离去,他将永远留在万花谷中。他们也将永远在一起。
  幸好,叶行舟答应了。
  其实一切,都在十年花易骨见到叶行舟的第一眼被注定了。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