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这是一个社畜,填坑慢慢慢
情事抵舌不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双花)4500米白雪之上的爱情

双花 4500米白雪上的爱情

 

架空现代设定

 

孙哲平喜欢登山,他参加的登山协会准备登上的是在云南和西藏交界的梅里雪山。

虽然雪山上的环境变化莫测,但是大家都不是新手,对这次攀登还是充满信心的。

孙哲平想着这次登山完休息一段时间。

不知道是墨菲定律应验还是他们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他们在登上说拉曾归面峰的半山腰上遭遇了一次小型雪崩,等到孙哲平从雪地里爬出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别的队员了。

孙哲平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与队友失散,位置不明,天气不好。简直不能再糟糕了。但是在这种时候慌乱无异于死的更快。孙哲平仔细检查了自己身上的的装备,GPS卫星定位装置还在正常运作,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远处天色渐暗,黑云翻滚,看来是有一场风雪要来。

孙哲平赶紧从雪地里把自己的背包扒拉出来,背包里的工具和食物是生存的根本。

找了个背风的山坡,孙哲平抄起铲子挖了个雪洞缩进去,一个是为了应对风雪,二则是为了休整恢复。

把无烟锅架起来,食物下锅。

孙哲平看到远处有一个人在靠近,白皑皑的雪地上黑色的人影格外清晰,是朝着孙哲平这个位置来的,孙哲平拿起铲子,不知道来者是善还是不善。

在封闭的雪山上永远不缺少疯狂的登山者。

黑影终于近了,是个戴着防风眼镜的人全身裹着登山服的人,看不清长相和年龄。来人一冲到雪洞里,就开口嚷着,“嗨哥们,快给我一口吃的,我饿死了!”声音意外的清脆。那个嚷着吃东西的人边摘下防风镜边摘下帽子,露出一张好看的脸,是个很美好的年轻人。

孙哲平一看,这个小年轻留着小辫子,远点看还真有点像个小姑娘。他走到锅的另一边,往锅中继续扔食物,“你是怎么回事?行李呢?”

“我是张佳乐,云南的。不知道怎么就和同伴走散了,包也丢了。我只能走啊走啊,饿的不行的时候,闻着你这里有吃的,就过来了。哥们,给口吃的吧。你呢?”张佳乐直勾勾的定着那口锅,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看都没看孙哲平。

“我是孙哲平,也是走散了。”孙哲平拿个铁饭盒给张佳乐盛了一碗,张佳乐也不客气,几口就吃完了,嘴上虽然没说,但是小眼神还是盯着锅里。

“你还要就说,饭盒拿来,我给你盛。”

张佳乐这回终于正眼看孙哲平了,那满眼闪光的样子孙哲平真的觉得张佳乐这是拿看上帝的眼神看他,有点可爱。“大孙,你真是个大好人!”

“大孙?只是一碗方便面你至于吗?”

“大孙叫的顺口呀。一碗面也好吃!我还要!”

酝酿了很久的风雪也终于开始肆虐,即使是在雪洞里,还是有雪从外面砸进来。张佳乐靠近洞口,雪纷纷扬扬洒了他一身。

“别在洞口了,进来坐吧。”孙哲平招呼张佳乐到暖炉边上。

张佳乐眨了眨眼睛,欢呼一声,蹭到孙哲平身边,暖暖的,“大孙,你太好了!感觉都要活过来!”

孙哲平不知道自己为是么会这么快信任一个陌生人,或许是看张佳乐坐在洞口太可怜了吧。

“大孙大孙,明天吃什么?”

“明天吃罐头。”

“有什么罐头?我要牛肉的!”

“没有牛肉,只有鸡肉。”

 

“鸡肉也好,那么大孙你还有什么吃的?”

“还要一条巧克力。拿去吃吧。看你脸白的。”

“天生脸白也没有办法,你羡慕不来的!”

“现在女孩子喜欢的是肌肉男,你这样的小男生,女孩子都看不上的。”

“滚你的,学校里追我的女孩子可以从一楼排到五楼!”

“那你一脸羡慕的表情是闹哪样呀。”

“哼。总有一天我也会练出肌肉的。”

孙哲平暗自摇头轻笑。

 

后面说着说着,主要是张佳乐在一边絮絮叨叨,孙哲平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再然后孙哲平和张佳乐就这样倚着睡着了。雪山上很冷,那时的孙哲平并不觉得有多么冷,大概是因为身边还有一个人在吧。

希望明天是个好天气。

 

第二天,风雪依旧。孙哲平想起山下的牧民说,这山上的雪一下起来就会下个好几天。孙哲平心底一沉。

背包中的食物大概只能供他吃四天,何况现在还来了个张佳乐,食物肯定不够。

看着睡的正香的张佳乐,一看就知道是温室里的花朵。孙哲平放弃让张佳乐一起去打外头找食物的打算,还是自己去比较靠谱。

望远镜,工兵铲,军刀,工具箱,还有一把小型手枪,这是孙哲平买来防身的,现在可是派上用场了。

4000米的雪山是高山荒漠气候,白雪覆盖之下是坚硬的岩石层,动植物稀少。更关键的是,在这个海拔生存的动物,除了食草的物种之外,还有大型食肉动物。

孙哲平运气不太好,在雪洞附近逛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

回到雪洞的时候,发现张佳乐已经起来了,正在从洞里往外刨雪,看到孙哲平回来了,张佳乐兴奋的对他说,“大孙,看,我把洞刨宽了,可以放睡袋了。”

孙哲平有呆睡袋,但是昨天的雪洞挖的太匆忙,空间太小,不能展开睡袋。看着像仓鼠一样刨洞的张佳乐,孙哲平也不知说夸他还是说他好。只能招呼他来吃东西,一听到吃的,张佳乐就乐呵乐呵的跑到无烟锅旁边。

更像仓鼠了。孙哲平暗暗扶额。吃货。

 

第三天,风雪仍未退散。

张佳乐提出他要出去找食物,孙哲平有些欣慰他终于明白食物不足之余断然拒绝,看张佳乐那小身板,指不定给雪豹一口吞了。

张佳乐眼巴巴的目送孙哲平离去。

孙哲平转了一圈,很遗憾还是没有发现猎物的踪影。不过在雪地上,发现了大型的猫科动物爪印,孙哲平心底一沉,也许真的有雪豹。他更加警惕的观察四周,也许雪豹就在这附近,孙哲平警戒着慢慢退回雪洞。

没成想张佳乐竟然抓了一只榛鸡,而且已经开始拔毛了。

孙哲平没想到张佳乐竟然自己跑出去寻找食物而且还真让他抓到了……不过看他那个架势,一看就是没有杀过鸡的。

“我来吧,你这么弄不对。”孙哲平风餐露宿久了自然懂得点这些手艺,至少比张佳乐搞的鸡毛满天飞要好很多。

然后显而易见,烤肉也是孙哲平动手的,虽然期间张佳乐一直在抱怨这个鸡太柴,没有调料好难吃什么的,但是最后还是吃下去了小半只。

 

孙哲平很好奇张佳乐是怎么捕到那只榛鸡的,张佳乐神秘的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堆零件,鼓捣一番就变成了一个比巴掌稍大的弩,而且还是削尖铁制的簇头,这放在平时妥妥的是一个管制危险物品。想来张佳乐天不怕地不怕跑到雪洞里求喂食是有这个杀伤武器防身,藏在兜里嗖一下,他就交掉了。

晚上的睡袋两个人倒是起了争执,孙哲平看张佳乐的脸一直是白的,就让他进睡袋去睡,而张佳乐以孙哲平白天外出辛苦,让他睡。两个人让来让去每一个结果,最后孙哲平拍板,一人睡半个晚上,张佳乐先睡。张佳乐拗不过他,就去睡了。

结果是张佳乐一觉睡到大天亮。孙哲平不在身边,已经出去了。

 

第四天的天晦涩不明,风雨时断时续。这在孙哲平看来是个好兆头,说明风雪快过去了。孙哲平跟张佳乐一说这个消息,张佳乐一愣,立刻笑了。虽然笑着,但是孙哲平能察觉张佳乐心情并不好。

依旧是孙哲平出去找食物,张佳乐自然也跟上了。他们今天运气不错,枯枝上有一只小榛鸡,也许是昨天那只的亲戚。张佳乐架起小弩,准备射击。突然从石头后的雪地里跃出一只大型的动物,把榛鸡叼在嘴里。

两个人一看,很糟糕,是只雪豹。孙哲平想应该是前几天看到脚印就是这只雪豹的,他低声叮嘱张佳乐,“不要发出声音,面对着雪豹慢慢往后退。我说跑,你就立刻跑回雪洞。记住了!”

雪豹撕咬死榛鸡,缓缓转过头盯着两人,显然是对这两个大型猎物更加感兴趣。张佳乐一看雪豹那个竖瞳寒毛直立,浑身的细胞都发出强烈的警报。

雪豹俯下身子,孙哲平看准时机朝着雪豹的脑袋就是一枪,只击中了雪豹的前肢。“跑!”雪豹被激怒了,朝着孙哲平跃去。

孙哲平又是一枪,没有击中。扭头一看,张佳乐还在原地,“还傻站着干什么!跑呀!”说着把张佳乐往边上一推。自己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孙哲平边跑边超雪豹射击,知道子弹射完才中了一枪,后果就是雪豹狂暴了。孙哲平身边只有一把工兵铲,雪豹扑上来朝着孙哲平的左臂就是一口。

“撕拉”孙哲平避开的一点,衣服被撕破了,但好在伤口不深,没被咬下整个手臂。当然,他也还了雪豹一铲子。

一人一豹隔着几米对峙着。

不知道张佳乐现在怎样了。孙哲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生死一刻想到张佳乐,然后他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了,他听到了张佳乐的声音。“唉,还是舍不得你死。”

张佳乐驾着小弩走进对峙的一人一豹,孙哲平怒火中烧,张佳乐不要命了,“你来干什么,快回去!”

“我不来你是不是就要被这只畜生生吞活剥了。”张佳乐战到雪豹前,弓弩直指雪豹的脑袋。但是雪豹好像什么都没看到,还是死死盯着孙哲平。

孙哲平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早就死了,而且只要你死了我就可以出去了。”张佳乐还是笑着,语调还是很轻快,“但是最后还是有点舍不得,哪里有像你这么傻乎乎的相信陌生人的。所以,你还是活着好。”

弩箭应声而出,雪豹倒地,没有血迹,没有伤口。至死这只雪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你……”孙哲平想要说什么。

张佳乐竖起手指按住孙哲平的唇,“我只是现在心软了,所以你快点回去吧。不然我就后悔了哦。”

白雪像一层波浪从山上呼啸而下,淹没了孙哲平和张佳乐。

孙哲平在失去意识前只来得及抱住张佳乐,“不,我只相信你。”

 

孙哲平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雪崩昏迷后被队友挖出来送进医院抢救。今天已经是他昏迷的第四天了。

孙哲平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网上找张佳乐的消息,弹出的网页里照片里张佳乐还是笑的那么开心,官方消息是失踪,但是十年过去了,谁都知道,张佳乐已经埋葬在那4500米的皑皑白雪之下。

无法想象,那么活泼的是怎么一个人默默的在雪山上渡过了十年。孙哲平手指轻轻触摸网页上的照片。

我不傻,只是相信你,我在白雪4500米之上不经意收获了爱情。

 

END

 

 

后续

“孙哲平怎么又是你!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你啊乐乐。”其实是,我想你了。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