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策藏)末班车

 藏剑从学校出来已经很晚了,正好赶上了最后一班公交车。车上只有最后一排坐着一个人,穿着红衣银铠,像是玩cosplay的。藏剑不甚在意的在前半截车厢坐下。

车开到下一站,走上来几个人,应该是刚刚下班的白领。那几个人路过藏剑身边,藏剑无意识的瞄了车窗一眼,车窗上没有显示那几个人的影子!他惊骇的想叫出声来,下一秒一只惨白冰冷的手捂着了他的嘴。

藏剑侧眼一看,那个车后排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他的后座。那个男人对他摇了摇头,会意他不要说话,藏剑苍白着脸拼命点头。男人松开手,进而做到藏剑旁边,握住了他的手。藏剑不知是否是错觉,那只冰冷的手竟然使他感到安心。

到了下个站点,在车后众多苍白人影的注视下,男人牵着藏剑下来车。

公交车继续驶向远方。四下荒芜,弦月高悬。藏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地方,他想说些什么,但是男人还是对他摇了摇头,无声的对他说了一句,别回头。便牵着他往回走。借着月色,藏剑发现前方的男人的铠甲上有很多暗黑色的血迹,似乎是战死的鬼?藏剑莫名的觉得有些熟悉。

也许是一刻或是一夜,不知何时,月亮淡去,天边泛起金色的云彩,是要日出了。

男人停下脚步,把藏剑轻轻的往前一推。

一夜的胆战心惊,藏剑心想,这就要到终点了吧。他突然发现,他没有好好看看男人的脸。

在转身的刹那,藏剑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在失去意识前,他听到了那个男人这一夜的第一句话,温柔的诡异,“为什么……要回头呢?” 

 俄耳甫斯最后的回头使他失去了他的恋人。而你既然回头了,就将永远停留在这个世界,永远永远不能离开我了。

天边一轮弦月,男人抱着藏剑一步步隐入月下的阴影中。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