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all藏之苍藏】小桥流水人家

王爷系列

R18

 

  又是一年春,半启的雕窗隐约可见院里的桃花。这几株桃树本非生长在边城,而是叶少爷几年前叫人从江南叶家快马运来的。连这一方小院落都是按照本家来布置的,流水回廊,奇花异草,庭院深深,若非是迎面吹来带着荒凉的风沙,直叫人恍惚是在江南水乡,而非大漠苍茫的边塞。


  叶闲不喜欢边城,这里没有和煦的春风,没有多情的美人,没有他熟悉的西湖亭台楼阁,但这里有薛钊。薛钊是边疆守将,除了特定日子,是不能离开这个地界的。要不是薛钊,他也不会每年都来边城,边城也就不会有这个江南小院。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薛钊的,薛钊开玩笑的说,也许只是你对我一见钟情了却没有发觉。他一听这话,就要回他,明明是你对我一见钟情的。这时候薛钊就把他抱在怀里,连连点头应诺。然后,两个人都笑了。


  但叶闲是个骄纵性子,有时他俩吵架,一般情况下是叶闲单方面的发脾气,气急了就对薛钊说,早知道就不要为了一瓶酒去翻墙了。薛钊就是因为树下一瓶青梅酒才遇到了闻着酒香翻墙而来的酒鬼叶少爷。薛钊对于叶闲总是很纵然,过几天等他气生完了,就跑去找他,带他去草原上骑马,或者偷偷去参加边民的庆典。叶闲就是嘴巴刁,发完性子了,就又和薛钊腻歪到一边去了。


  清晨,难得昨夜下了一场春雨,桃花被打落在泥土里。夜间的寒意还未散去,叶闲在露出锦被皓白却印着星点红痕的脖颈瑟缩了一下,迷糊的往暖和的胸膛蹭了蹭,薛钊一只手臂被叶闲枕着,另一只正要帮他拉被子的说顿了顿。两具温热的身体毫无间隙的缠绵在一起,叶闲体寒怕冷,这被一冷就往抱着他的薛钊身上蹭。薛钊不由的苦笑,这一蹭可把昨晚的火又点燃了。


不老歌点我

 

【all藏之双藏】千里共长风

【all藏之道剑】不入红尘不知殇

【all藏之唐藏】浮云出处原无定

【all藏之丐藏】不胜人间一场醉(上)

本系列其他文:  @七魄 

【all藏之毒藏】太上忘情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你要的肉。。。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