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无限修罗期,填坑暂缓
情事抵舌不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修伞】归去来兮辞(上)

除妖师paro

去年的坑没填完,希望今年能填完吧


1.

看着远处对着他招手的少年,叶修眨了眨眼睛,伸手想去裤兜里摸烟,意料之中的摸了个空。

无奈的挠了挠脑袋,叶修暗自叹了口气,向着少年走去。

怀念,遗憾,疑惑的情绪在心头酝酿最后都化作了满足和欣喜。

纵然在梦中。也想对你说一句,好见不见,沐秋。

 

2.

叶修和苏沐秋是除妖师。

顾名思义,除妖总是有危险的,但所幸他俩总是能有惊无险的完成任务,没缺胳膊少腿的。

如果不出意外,叶修和苏沐秋将会成为这个时代最杰出的除妖师。

可惜,人生总是难免意外二字。

 

3.

叶修和苏沐秋的魂灯是相连的,人死如灯灭。

魂灯连接这事说来也好笑,苏沐秋那天本想和沐橙结魂灯的,而那日刚好叶修出了任务回来顺了委托人一瓶好酒,这两个人就坐在地上喝了个酣畅淋漓。虽然喝的痛快,可这两个都是个三杯倒,好酒就更烈了。叶修的酒品还算好的,喝醉了就倒,倒也安分。苏沐秋一喝醉了就了不得了,喝醉后的记忆永远是苏沐秋的黑历史。结果等两个人稀里糊涂的醒来,就已经结了魂灯。

两人对此的反映,叶修慢条斯理的抽了根烟“苏大大,你可要对我负责呀。”

而苏沐秋把头埋在枕头里,痛不欲生,喝酒误事啊!

然而十年前的一次普通的任务,苏沐秋的魂灯熄灭,再也没有回来。叶修那次与苏沐秋任务错开,一念成永别。

最后他没有找到苏沐秋的尸体,是以苏沐秋的衣冠冢入殓。

叶修总是觉得苏沐秋没有死,即使有时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是他不希望苏沐秋死的幻想,妄念,错觉吧。

 

4.

远山微晞,朝霞满天,城市的建筑物像一堆黑色的剪影。

苏沐秋站在树下,十年时间一如昨日,“沐橙怎么样?”

叶修走到他身边大喇喇的坐下,“你走的时候她可哭惨了,“停了停,“现在啊,她很好。她现在成为了一名了不起的除妖师了。”

叶修仰头,看见苏沐秋的嘴角上扬,”那么沐秋,你什么时候回来?让哥看看你这十年退步了多少。“

苏沐秋轻踢了叶修一脚,笑骂”去你的,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5.

除妖师的梦往往预示着什么,越强大的除妖师的梦就越准确。被誉为斗神的叶修自然也不例外。叶修没想到这么快,这个梦就应验了。

有人委托兴欣前去点苍山寻人。

挥笔一点墨,千里是苍山。点苍山,正是苏沐秋最后一次任务的地点。

 

6.

十年前,点苍山时常出现游客失踪,苏沐秋受托前往调查。可是,最后却是魂灯黯淡。

但之后,失踪事件便停止了。叶修知道苏沐秋一定是做了什么,但是他前前后后在点苍山多次寻找,也没有找到苏沐秋留下的线索。

这次寻人委托与十年前的失踪事件是否有联系?这是否是苏沐秋的暗示?叶修此时都不得而知。

叶修只告知了陈果一人,连苏沐橙都隐瞒了,叶修想的是,苏沐秋那家伙可是护犊子紧呀,前路危险未知,如果沐橙出事,他还不徒手撕了我。

顶着陈果反对又无奈的眼神,最终被迫同意后,扛着千机伞独自前往点苍山。

 

7.

点苍山在城郊,离市区也就是二三十公里。这座山在十年中似乎变了,似乎又没变。游人愈盛,但树木依旧葱郁。

叶修轻车熟路的往游人止步的后身奔去。

山林里依旧没有了人工修筑的痕迹,树木愈发高大,阳光逐渐的掩盖在树荫间,丛林里显得更加清冷。随着叶修的深入,草丛林叶间出现了懵懂的山间精怪,甚至还出现了地缚灵。

叶修看到地缚灵,有些惊讶,”咦?“

一般地缚灵会引来鬼差引路,再者是滞留人间一年后自行消散。

此间已经许久没有人活动的迹象了,想来这个地缚灵已经在此有不少年月了,却仍然没有往生。这就耐人寻味了。

 

8.

叶修为地缚灵超度后,继续往深山行进。

森林间的灵气越发浓厚,待拨开眼前几片肥厚的叶片,豁然开朗。白练垂落深潭,虹霞横跨半空,青鸾飞舞,翠竹松兰,真不似人间。

水潭边的巨石上卧着一只赤豹,懒洋洋的瞟了叶修一眼,

叶修遥遥的对着赤豹一拱手,”未曾想得见山鬼娘娘,不知娘娘为何引我前来。“

赤豹旁倚着一美人,眉淡而远,云鬓扰扰,白玉流苏垂落一袭碧水羽衣上,正抬眼看着突然出现的叶修,并无惊讶之色。

山鬼其声似昆仑玉碎,”十年前,此山居有一狐一鬼。狐吸人精气,鬼食人魂魄。诸法皆末,神道难存。吾仅能囚二者于山中,却无法灭之。幸而有人前来除妖,然其灭狐伤鬼而己身受重创。吾只得将人鬼置于桂旗中相制衡,近来,吾愈发虚弱,恐无法维持。故让人托梦予君。君可愿助吾?“

叶修摩挲着千机伞伞柄的手停了停,复又握紧,”自是欣然前往。“

 

9.

桂旗不大,却精致,以桂枝为杆,桂花为帜的一件法器。山鬼扬手举起桂旗,倏然在叶修眼前划过,叶修眼前一花,待失重感消失后,他已经躺在了一张床上。

天花板用报纸铺着,因为墙体老旧,墙上总会落下灰来。被子也是老旧的,有不少缝缝补补的痕迹,却很干净,可以看得出这家主人的经济并不富裕。房间地板上散乱着乱七八糟的宝器零件,符箓等等,显得拥挤不堪。

身边环绕着熟悉安心的气息,叶修重新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打算继续睡着。这是十年前,属于苏沐秋,苏沐橙和叶修的家。

 

10.

叶修想继续睡觉的这个愿望并没有实现,他的被子被人大力拉开,“叶修快起来吃饭,吃完我们还得去委托人家里呢!”

深秋转冬,天气变冷,离了被子叶修也别想睡了。

苏沐秋抱着被子催促着叶修“你赶快换衣服,沐橙在等着呢。”

叶修玩味的看着苏沐秋,“沐秋呀,没想到你这么想看我换衣服呀。”苏沐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恼怒的把被子一股脑的砸叶修身上,摔门出去了“你换!我走!”

 

11.

他们的这次委托的任务是摆平一座闹鬼的房子。

除妖师的妖泛指妖魔鬼怪等一切非人生物,甚至还有除妖师承接算卦看风水等等。

最开始这个委托苏沐秋是拒绝的,闹鬼的房子哪那么好找呀,多是心里有鬼。耐不住委托人一而再的请求以及高额的佣金,苏沐秋最后还是接了这单生意。

不过,“沐橙怎么来了?”叶修悄悄捅了一下苏沐秋的胳膊。

苏沐秋奇怪的看了他一样,“不是你说这次任务不危险,带着沐橙出来玩玩的吗?你该不会变卦了吧,沐橙可期待了很久了!”

叶修耸了耸肩,“我这不是随便问问嘛,车来了,走吧。”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