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藏秀-岁月成灰

  

       本文灵感来源于贴吧某篇818,只是希望补全一个HE。

  请不要打扰当事人,自娱自乐,谢绝转载地址。

  CP藏秀百合


  

  秀秀曾经想过如果自己早知道最后的结局,她是否会加入那个名剑大赛的队伍呢?思来想去,想到后来,秀秀嗤笑一声,哪来的那么多如果,悔或不悔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秀秀在成都战场区看到有名剑队正在招募。适逢名剑大会大赛,各派弟子都会参加,所以在战场区看到招募并不稀奇。这个名剑队招募实在有趣,“已有太上,干将,文曲,火龙,来个奶妈!”,皆是拿着橙武的弟子,秀秀正巧缺个五人名剑队,看了看他们的招募,求个奶妈,秀秀修习的正是云裳心法,便加入了队伍。


  打了几场下来,秀秀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个队伍会在战场区喊人了。因为这一队的橙武弟子的配合,技巧实在是糟糕的平生仅见,打了七场比赛输了七场。秀秀这才明白,合着那个招募牌上写的广告不就是秘境队伍招募的典型句式吗!心好累,有点想退队了。


  没等秀秀退队,其余几人显然受不了这个名剑赛,先退了队伍。只剩下了离经和秀秀,离经小声的问秀秀,她有个亲友可以来吗?秀秀一想,队伍都已经这样了,反正再差也差不到哪去了。


  过了一会儿,入队的是一个藏剑弟子,看着那个名字,秀秀险些把双剑给摔了。


  这个藏剑弟子是藏剑山庄三代弟子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不仅在藏剑内,就连在插旗区都鲜少败绩。藏剑的声音淡淡的,很好听很舒服。


  可是队伍里还缺两个人,秀秀有点愁。藏剑指着插旗区一个对着丐帮狠揍的剑纯说,“她不错。”


  于是,名剑队伍变成了,藏剑,秀秀,离经,剑纯和粘着剑纯的丐帮。


  在名剑大赛上,秀秀第一次发现,藏剑也可以作为一个控场的角色。藏剑的声音在名剑场内,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肃杀,无论是哪个队友出现问题,藏剑总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且解决。


  这么想着,秀秀手里的扇子没停,给队友加血。突然身体一僵,糟糕,秀秀一看,是对面的花间的芙蓉并蒂,眼看就要被一波带走,秀秀焦急的看着定身的倒计时,还有两秒钟。秀秀感到身子一轻,天旋地转,藏剑用一挥剑打落惊羽的孔雀翎,一挽腰把秀秀带离花间惊羽的攻击范围,秀秀窝在藏剑怀里,一抬头就能看见藏剑的眼睫,长长的。秀秀悄悄红了脸,落地时赶忙给掉血的藏剑甩了一个风袖。


  藏剑除了指挥,话并不多。明眸皓齿,但很少笑,纵然有笑,也是淡淡的,和她的声音一样。秀秀在名剑场内几乎没有看到藏剑激动的样子,无论胜败输赢,藏剑总是不急不缓,这让秀秀有一种久违的安全感,只要看着她,跟着她,就什么都不可怕了。


  藏剑平日一般呆在插旗区,秀秀也偷偷蹲在一边看着她请人喝茶。看着看着,秀秀不知道自己怎么鬼迷心窍点了藏剑切磋,藏剑看了她一会,点了同意。


  秀秀握着双剑心里有点慌,虽有藏剑打奶一说,但是面对藏剑,她心里没底。果不其然,一开打,她的血量就血崩的往下掉,秀秀一个天地加王母拉回血线,直接开蝶弄足略过藏剑,藏剑反身一个鹤归,把秀秀砸晕在原地。最后的结果是秀秀输了,因为藏剑硬生生把她控在了范围外控到了结束。


  秀秀不死心的再一次点了藏剑切磋,这一局开场秀秀就开蝶跑,藏剑没打死她,但她也没赢。


  她第三次点藏剑切磋,藏剑看着她,没有应战,“你很闲吗?”


  秀秀拢在袖子里的手握了握,轻松的说,“有点。”


  藏剑没有说话。


  这是一场有点莫名其妙的对话,不知怎么就演变成了秀秀在切磋,藏剑在一边指点。


  秀秀曾经旁敲侧击过离经,关于藏剑,离经一问三不知,末了,说了一句,“喜欢她的人很多。”秀秀无语,对离经说我不喜欢藏剑,你和我说这个作什么。秀秀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掩过这一页。


  秀秀有段时间睡不好,她在名剑场开玩笑说,“这把我们打好点,不然我晚上睡不着啦。”没想到,之后的几场他们打得都挺好的。大家打到月上枝头,就各自散了。


  依旧睡不着,秀秀蹲在成都交易行的屋顶,抬头对着月亮发呆。“就算打好了,你晚上也睡不着。”藏剑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她身边,敛袖坐下。秀秀看着她,皱着眉头,嘟着嘴,小声的说,“我真的只是睡不着。”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秀秀瞄了一眼藏剑,没看自己,把头埋在双膝间,含糊快速的,“你能唱歌给我听吗?”


  藏剑笑了,“好。”


  一个人唱,一个人听。藏剑的歌声悠扬,秀秀很认真很认真的在听,过了此刻,不知下一刻这样的温柔又在何处了。


  “我可能喜欢上藏剑了。”秀秀对剑纯这么说。剑纯是个爆脾气的道姑,只要有人敢控她,她拼着血皮也要把那个人宰了。


  “你可想好了?喜欢她的人很多。”


  这是第二个和她这么说的人。


  藏剑的三人名剑队是和另外的两人组队,也有个云裳。秀秀看过他们的比赛,藏剑的话比五人的时候多了不少,言语间流露着亲昵,这是一种长期的默契。秀秀觉得有点难受,左胸口有点闷闷的。


  “我上次在在名剑场边看到你了。”藏剑在某次闲聊中提起。


  秀秀顿了顿,笑着说,“我看你们队的云裳很厉害,想学习一下。你们认识很久了?”


  “嗯,挺久的。”藏剑看了一眼秀秀,秀秀也看着她。


  两个人同时别开了视线。


  第一个离开的是剑纯,因为家中事务日渐繁忙,她干脆封剑退隐江湖了。临行前,她留给秀秀联系的地址。此去江湖一别,曲终人散,不知相见又是何时了。

  

  秀秀有个小菜鸡的藏剑徒弟,实在太水带不动,秀秀就把他交给了藏剑。藏剑让他组了个三人名剑队,把他带上了九段。小菜鸡本身对于这些兴趣就不大,主要就是出来玩的,名剑队上了九段,他心愿已了,打算卷包袱回家了。说是为了感谢秀秀,小菜鸡给秀秀放了一个真橙。秀秀真心觉得,有钱放烟花,还不如给她折现呢。


  过了几天,小菜鸡告诉秀秀,藏剑来找过他,让他好好对她。


  秀秀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木了,如果不是靠着墙她都要瘫在地上。


  为什么?知道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说?你给了我希望,为什么又要后退?你要拒绝我,又为什么一次次让我觉得是有未来的? 


  “我不会再联系你了。”


  “我能联系得到你就可以了。”


  “我不会回来了。”


  “我一直都在这里。”


  秀秀看着藏剑,她知道藏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微微眯起来,藏剑唱歌的时候尾音带着吴语的旖旎,藏剑握剑的时候会向前一小步,还有很多很多,这是她知道的藏剑。那么她不知道的藏剑呢?


  “你会不会想我?”


  “我想你好好的。”


  这大概是她们说过最暧昧的一句话了。


  秀秀叹了一口气,做出决定之后反而轻松了。“罢了,你我之后,江湖不见,望君珍重。”


  

  听他人故事,如何春风得意也是他人的故事。


  


  后来,秀秀回到了秀坊。抛下了双兵,整日喂养白鹭,纵情歌舞,再者是管教师弟师妹。偶尔午夜梦回,刀光剑影的江湖都像一场梦。暴躁的剑纯,打奶的丐帮,沉默的花花,还有那个静静看着他们的藏剑都渐渐模糊了脸庞。


  那一日,正值立秋,天很蓝,白鹭从天边飞过。七秀的码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忙忙碌碌。


  “师姐,有人找你!”一个燕秀小师弟拉着秀秀衣角。


  秀秀骑着浮云,慢悠悠的马铃声踏过二十四桥,远处码头的七秀石碑边站着一个人。明黄衣裳,长身而立,背负着轻重双剑,弯腰给了小七秀一个糖葫芦。


  秀秀跳下马,走到藏剑面前,她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藏剑看着她,笑了,“我来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