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多菲】生命线

【多菲】生命线


  生命线paro


  “”菲菲


  []多多


  


  一


  「通讯正在接入」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信息」

  

  “新纪元历216年6月13日11:14,地点木卫109星,A785巡逻舰舰长叶琦菲呼叫总部。”


  这是一个十多年前的古老通讯器,现在的人已经几乎不会去使用它了。但是这个似乎要报废的通讯器却传来了来自未知远方的信息。


  多多看着手里的闪烁的通讯器,楞了一会儿,回答,


  [你好,我想这里并不是你所说的总部。]


  “看来电波信号被这个星球扭曲了,真是个不幸的消息。那么,你是谁?”


  [我?我叫多多,一个幸运地与你在这茫茫星海中相逢的人。]


  “多多?有点熟悉的名字,抱歉,我想不起来了。我现在的记忆有点混乱。”


  [怎么了?]


  “我们的舰队被星际海盗袭击迫降到这个未开发的星球,伤势严重的船员已经在疗养舱了……总之,现在还有行动能力的只有我。”叶琦菲站在飞船前的一块巨大岩石上,眺望远方,“我已经发送出了求救信号,但飞船的定位系统损坏了,我需要修好它。”


  “这个星球有点意思,它的一半是沙漠,一半是森林。”叶琦菲站的岩石就是在两者的交界处,夹杂着干燥砂砾的风吹起她有些凌乱的马尾。“现在,我改往哪个方向走呢?”


  “森林里有食物,有水,有各种生物,也许还可能是未发现的物种,但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危险。”多多逐条分析。“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往森林走,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你的直觉能中彩票吗?”叶琦菲背上应急背包,跳下石头。


  [的确中了几次。]多多含笑回应。


  叶琦菲被噎了一句,好一会才回了一句“我到森林里再和你联系。”


  


  二


  「通讯繁忙」


  “我现在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更坏的消息。”


  “这个森林有许多我没见过的物种。”


  [也许只是你没见过呢?]


  “亲爱的,那你见用大耳朵飞的兔子吗?”


  [这是坏消息的话,更糟糕的是什么?]


  “不,现在这个才是坏消息。我在这个森林里我发现了一个很漂亮的湖泊,清澈干净迷人,看起来十分无害。如果里面没有一口吃掉那只飞耳朵兔子的食人银鱼的话。哦,那个鱼还是成群结队的。”


  多多心下默然,看到叶琦菲的确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地方了。


  “更糟糕的消息是,这个森林安静可怕地让我浑身的细胞都在尖叫。”叶琦菲烦躁得用短刀在树皮上划了一刀,树皮中流出了难闻的黄色液体。叶琦菲迅速退后几步,从背包中拉出简易防毒面具戴上,有聊胜于无聊。“真是见鬼。”


  [什么?]


  “没什么。这个星球天黑得快,现在返回飞船来不及了,我得考虑怎么在森林中度过一个晚上了。”


  多多随手扔了两片铜钱,离火,大凶。近木,凶吉相伴,前途未卜。


  [你最好不要生火,靠近点树。]


  “这也是你的直觉?”叶琦菲嫌恶地看了一眼恶臭的树液,抽出小剑在这棵四五人合抱粗的巨树上定了几个落脚点,很快踩着剑柄窜上了树尖。


  待动静停止,多多才出声,[有星星吗?]


  叶琦菲抬眼看去,漫天繁星,银河如练,一如记忆中的模样。纵然不在同一个星系,也仍在同一片的星空之下。“很漂亮。”


  窗外的也正是月圆星灿,[西湖的星星比这个更好看。你会回来的。]


  “你是认识我的吧。”叶琦菲把保暖毯裹在身上。“我可从来没说过我的故乡。”


  “我们船队迫降这个星球已经一周了,原本我们是想等待总部救援,但是大家发现,这个星球有种奇异的力量,它能让人遗忘。”叶琦菲看着夜空,似乎可以透过几重星海看到魂牵梦萦的故乡与家人。“时间越久,遗忘越多。大家决定兵分两路,前往沙漠和森林,希望找到一些线索。”


  “我带领的队伍就是森林这支队伍,当时我们进来的时候有五个人。只出去了三个人,重伤两个。沙漠的……全军覆没。”


  沉默弥漫。森林里没有虫鸣鸟叫,安静地令人生畏。


  [快睡吧,待会还要继续探索森林。]


  [别忘了,还有两个人等你带他们回家。] 


  叶琦菲关闭通讯器,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裹紧毯子,闭上眼睛。


  


  三


  「通讯繁忙」


  “我看到远处有一座白塔,塔顶似乎有一个信号发射器。我决定去看看。”


  「通讯繁忙」


  


  四


  “这个塔有问题。”


  “我现在知道森林里为什么那么安静了,因为动物大多都聚集到了这个白塔周围了。”叶琦菲粗暴地用紧急止血剂和绷带缠绕住背部的伤口,这道伤口是被一只长尾巴的熊扫到的。


  “离这个塔越近,动物的密度越大。我现在已经不能在地上走了,只能在树枝间跳跃前进。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猴子!”叶琦菲顺手砍断了一条隐藏在树荫中的蛇的脑袋。


  [离得白塔还有多远?]


  “大概还有四百多米。倒是有一个好消息,刚刚的有一道围墙,把很多动物都挡在外面了。”


  [也许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这代表着曾经有人居住,但是却废弃了。如果这是一座试验场,里面可能还有更麻烦的东西。]


  “就算这样,也只好闯一闯了。”叶琦菲笑得骄傲,“我好歹也是从ALH战场中活下来的战士呀!”


  ALH战场,帝国联盟的战争前线,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有着ALH绞肉机之称。


  “塔上有个塌陷的洞,我应该可以从树上跳进去。”叶琦菲微微躬身,如猎豹一般在树丛间穿梭。


  “我到了再联络你。”


  「通讯繁忙」


  


  五


  “塔顶的确有个发射器,为了把它装进包里,我只能把药品、食物和保暖毯拿出来。希望可以赶在天黑前回到飞船。不,不能这么说,这话太充满了FLAG的味道了。”

  

  显然,拿到了发射器的叶琦菲心情不错,还有时间打趣。


  [那你要怎么说呢?]多多听着她那轻快的语调,心情也不由的好了起来。


  “当然要这么说了……等等,我发现了什么!”叶琦菲在控制台下拖出一个保险箱,幸好不是电子锁,只是普通的密码锁,叶琦菲对付这种保险箱最有经验了。


  举起短刀对准缝隙,“给我破!”锋利的短刀直接把保险箱捅开了。


  “竟然是……E药剂。”


  E,evolution,进化。


  进化药剂,被联盟与帝国联合销毁的违禁药剂。这个星球的动物都是这个药剂的“杰作”。


  叶琦菲拿起药剂旁边的报告,快速翻阅,“看来这里就是那群科学疯子的试验田。这个药剂只是E药剂的前身,未完成版。”话音刚落,叶琦菲立刻右手抽出光剑,砍向身后的斜上方。光剑在空气中喷溅出一道血迹,一只半人高的变色龙尸体颓然砸到地上。


  “麻烦来了。”叶琦菲把报告纸和药剂塞进贴身背包。


  [这些动物被这个药剂的味道吸引来的。你应该把它从新塞回保险箱的。]


  “我倒是想,可是保险箱……”叶琦菲踢了一脚地上保险箱晃晃悠悠的门,“……我已经弄坏了。”


  如果救援到来,面对这一森林的动物,叶琦菲自然不怕。可是她孤身一人,哦,还有通讯器的,算一个半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一林子的怪物。


  [回到飞船!]多多当机立断,[飞船上还有武器!]


  叶琦菲走到洞口一看,整个森林都在骚动。原本寂静的森林都变得喧嚣起来,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叶琦菲舔了舔下唇,眼睛亮得惊人,挥袖甩出一把小剑,钉死一只长嘴小鸟。“祝我好运。”说完从洞口一跃而出。


  「通讯繁忙」


  


  六


  [菲菲!菲菲!]


  叶琦菲脱力地靠着飞船前的巨石,一手摘下防毒面具,吐出一口血,五脏六腑地绞痛,应该是中毒了。无数眼睛在不远处的森林里对着她虎视眈眈。


  “果然都是FLAG的错。”叶琦菲还有力气自嘲。眼前阵阵发黑,天旋地转,叶琦菲索性闭上眼睛。“大概……是那棵臭得能熏死人的树想要谋杀我……真的是太臭了。”


  [解毒剂呢?!]


  “都扔在白塔里了。”


  [你!]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我想想……让我想想……是在小时候吧。”


  “我觉得我快要死了。”叶琦菲想撑起沉重的眼皮,无果,“我好像听到飞行器的声音了。你觉得呢?”


  “你……在吗?”


  「通讯结束」


  


  七


  “她中毒了!解毒剂!还有记忆紊乱,快送去治疗室!”


  


  八


  叶琦菲睁开眼睛,是在雪白的治疗室。她,没死。


  她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一个短发的姑娘,清秀带着曾经熟悉的轮廓。她笑着对叶琦菲伸出手,


  “你好,我是赵涵雅。这艘舰艇的指挥官,你可以叫我……”


  “多多。”


  “多多。”


  好久不见,我的挚友。


  


  九


  “我在这个星球上,通过这个通讯器认识了一个很好的人。”


  “是谁?”


  “可是……我忘了她的名字。”


  “那就忘记吧,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十


  多多看着似是完成使命便不再运行的通讯器,了然一笑,把通讯器放进柜子深处。


  桌上的电子表显示时间:新纪元历226年6月13日。


  “叮”电子门打开,


  “我想起来了,多多!”叶琦菲扑进多多怀里。


  “欢迎回家。菲菲。”




ps.过几天会更新一个菲菲各种死法的分支小番外。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