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双道长】重回历史的岔路口

      薛洋死亡预警。

      前面是作者的叨叨,可以不看。


   今天发的临歧久别歌里面,晓星尘有的歌词是:清风未邀,赠我明月满袍。抱山座下不肖,霜华横斩破晓。


  前两句有多么风光月霁,后两句我就多么心痛。为何是不肖?不该给宋岚换眼睛?还是不该行侠仗义?亦或是最初的最初就不应该下抱山?


  因为薛洋为恶,所以就把错误都归结于自己吗?这么做的人,我印象最深只有两个,一个是松山高中的主角,一个是晓星尘,然而晓星尘并没有主角光环能消弭误会,挚友重逢,而是等到了误杀挚友,心念成灰,挥剑自尽的下场。  


  晓星尘不该是抱山的不肖徒,如果历史能倒回,他们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是不是就能避免这个可悲的结局了呢?


  正文

  

  重回第一轮:晓星尘下山最初没有遇到宋岚


  纵然有师兄师姐的经历,晓星尘仍然执意下山,抱山散人并未阻拦,只是叹了一口气,放他下山去了。这一去,晓星尘是否就如同他的师兄师姐再也不回来了,回不来了。


  晓星尘背着霜华剑入了凡尘,此时,他尚不知前路等他的是什么。


  山下游历多年,世人称他“清风明月”,晓星尘也并未依附于任何世家。他希望能创立一个不已血脉牵连的门派,虽然天真,但却是他的目标。


  途经偏远山村,本该是袅袅炊烟的时辰,晓星尘却闻见了浓烈的血腥味,村落里鲜血满地却不见尸体。


  晓星尘悲悯地看了一眼篱笆落下凄惨死去的一只黄狗,拔出了霜华。


  村民的尸体堆积在村口,形成了一个养尸场。一个黑衣人站那,把剑上的尸体甩到尸堆上。黑衣人瞧来,看见了晓星尘,扯起一个恶意的笑。


  晓星尘眼神坚毅,握紧霜华。


  斩杀了黑衣人,晓星尘却也伤了一只胳膊,他埋葬了这些枉死的村民,负起霜华出了村。


  村口这是站在一个黑衣道人,手上提着一把剑。


  “拂雪?”晓星尘倒是认出来这把剑了。“在下晓星尘,方才作恶之人已被我斩下。”


  “在下白雪观,宋子琛。”


  自此,清风明月相伴,傲雪凌霜在侧,山高水长,人世方好。



  

  重回第二轮:阿箐和晓星尘没有遇见薛洋


  阿箐摇着道长的手,“道长道长,你说的那个好友是谁啊?”


  “他……”晓星尘思及故人,脸上笼罩了一层忧思,“我铸成大错,他再也不会见我了。”


  “星尘。”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


  晓星尘停下脚步,阿箐护在晓星尘面前,好奇地打量对面的那个人。


  “子琛……是你吗?”


  宋子琛走到晓星尘身边,看到晓星尘双目上的纱布,面露悲痛,颤巍巍的手指想要触碰,又蓦然放下。


  “是我。”


  晓星尘长叹一声,“都是我的错……”就被宋岚打断,“星尘,错不在你。是我冲动,你的眼睛……我对不住你。”


  思及过往种种,晓星尘沉默不语,害得你双眼被毁,白雪观被屠,怎是错不在我呢。


  看出晓星尘心中所思,宋岚对他说,“恶果皆是薛洋所种,自是寻他杀之。星尘,可愿与我同行?”


  这句话一如十几年前,尚未被称作“清风明月,傲雪凌霜”的两人,宋岚伸手对着晓星尘说,“星尘,可愿与我同行?”


  “我自是愿意。”晓星尘伸手握住了宋岚的手。


  纵然明月蒙尘,但清风仍在。晓星尘仍旧是那个清风明月的晓星尘,身侧还是傲雪凌霜宋子琛。



  重回第三轮:宋岚于集市中斩杀薛洋


  思及金光瑶在侧,宋道长斩杀薛洋的可能性不大,遂作罢不写。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