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莫毛】如果恋爱是场RPG

  【莫毛】如果恋爱是场RPG


  【背景载入loading】


  【人物载入loading】


  【载入完毕,游戏开始】


  穆玄英是一个自由撰稿人,经常在世界各地旅行,除了写些短篇小说外,他还会写些游记发到博客上。他小时候身体不好,父母早逝,父亲的好友警察谢叔叔收养了他,细心照顾,才让他调养好身体,可以行走在世界各地。


  而杜塞尔多夫就是穆玄英的旅行的最后一站。杜塞尔多夫是德国的一座繁荣的城市,也是诗人海涅出生的故乡。


  穆玄英下了飞机感到不太舒服,因为自小体弱多病,长大之后到底是落下了一些病根。这时不时的胸闷头晕的症状,只要好好休息一天,就没有大碍了。穆玄英索性就没有去著名的莱茵河,在城中找了一家咖啡书屋,打算消磨一下这午后的时光。


  最近穆玄英在读海涅的诗集,这也是为什么他把杜塞尔多夫选为终点站的原因。店里的摆设是复古的,红砖墙上古老的油灯罩子里是暖黄色的灯光,开辟出这一方温暖的天地。书屋里面很宁静,弥漫着一股咖啡的香气,一排排樟木书架上摆满了各种精装本的书籍,许多人捧着一本书,或是坐在临窗的木桌面前,或是靠着沙发上,再要么是倚在书架旁,品味着书籍的无上欢愉。


  穆玄英轻声踱步在书架之间,寻找自己心目中的那本书。因为都是德文书籍,所以他找的有些费劲,德文一贯不是他的强项。幸好他在书架的最里边找到了一本英文版的海涅诗集,他伸手要去拿,咦,没抽出来。穆玄英一愣,发现书架的对面也有一个人正在抽取这本书,他犹豫了一下,准备放手让给对面的人。


  他听到对面的人说,“我要把我一切的苦痛,惯入一句单独的话语。”声音低沉,充满着磁性与魅力。


  穆玄英一哂,这是海涅还乡曲里的诗句,“我把它交给了轻风,让轻风载它而去。”


  【未知人物好感度+10,好感度10】


  “在满藏苦痛的话语,被轻风带到你的身旁。不论何时何地,总在你的耳边喧嚷。”对面的人接着说。


  “等到你夜来安寝,刚要闭上你的眼睛,我的话语就要跟随你,直入深深的梦境。”穆玄英说完,就感到对面的人把书往他这本一推。


  穆玄英转身绕到书架的另一侧,看到他的对面是个长发的年轻男人,穿了一身优雅得体的黑色西装,穆玄英惊讶地瞪大眼睛,压抑着声音,小声地惊呼出声,“雨哥?!”


  眉眼冷淡的男人,看到他柔和了面容,他揉了揉穆玄英的细软的头发,“好久不见,毛毛。”


  毛毛是穆玄英的小名,这个长发男人叫莫雨,是穆玄英的童年好友,两人感情甚笃,可惜自穆玄英被谢渊带走后,就和莫雨断了联系。


  “雨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穆玄英的声音又惊又喜。


  “这家书店就是我的,你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莫雨拉着穆玄英走到书屋里的一个角落,摆着两张柔软的沙发,因为有着置物架和花瓶的阻隔,所以私密度上佳。


  莫雨问,“要喝什么?”


  穆玄英思考了一会,“我想要柠檬水。”如果喝了咖啡,估计他的头就更难受了。


  莫雨也没说什么,就去了柜台,端了一杯柠檬水和一杯咖啡回来。他把柠檬水推给穆玄英,“怎么没去莱茵河看看?”


  抿了一口柠檬水,清爽的柠檬让穆玄英昏沉的头都精神了不少,“下了飞机不太舒服,就没有去。”


  “最近在读海涅?”莫雨喝了一口黑咖啡,苦味在味蕾上氤氲,充满。他早已习惯了这苦味,却在今天,在对面的这个青年面前,咖啡的余韵竟泛起了一丝丝的甜蜜。


  【莫雨好感度+10,好感度70】


  “在德国怎么能不读海涅呢?”穆玄英笑着翻开《海涅诗集》。


  随手的一页上,是这么一句诗,“岁月匆匆,倏忽而去,一代代人已入坟茔,永远不会消逝的,是我心中的爱情。”


  “我只希望再见你一面,在你面前跪倒致敬,弥留之际我对你说,‘我爱你!’”莫雨已经说出了这句诗的后半段。


  “雨哥,你说错了。最后的一句应该是,‘夫人,我爱您!’”穆玄英指摘出来了莫雨的错处。


  “那是海涅对阿玛利亚说的,这句是我对你说的。”


  莫雨满意地看着穆玄英的脸从耳根慢慢变红。


  多年不见,毛毛还是这么可爱。


  【莫雨好感度+15,好感度85】



  

  穆玄英和莫雨在一起了,连两人的发小陈月都没有表示惊讶,反而送上了祝福。自然而然的,穆玄英在这座德国城市停留的时间也不断地拉长。


  穆玄英喜欢窝在书屋的那个小角落,拿上一杯柠檬水或者一杯咖啡,然后读一本书,享受这静止的时光。有的时候是海涅,有的时候是雪莱,有的时候是黑尔格,在书架上抽到什么书,就读什么,好像一场未知的冒险,不知道会有哪位指引者引领前行。


  对此,莫雨则引用了海涅的话,“文学史是一个硕大停尸场,每个人都在那儿寻找自己亲爱的死者,或亡故的兄弟。”他对于文学,总是抱着批判的态度,但是他从不否认文字的力量。


  读书的人都知道,言语之力,大到可以从坟墓唤醒死人,可以把生者活埋,把侏儒变成巨人, 把巨人彻底击垮。


  等穆玄英身体好了些,莫雨不许他呆在书屋里头了。他带着穆玄英去莱茵河畔,去宫廷花园漫步,或者去杜塞尔多夫音乐剧院听音乐剧。穆玄英最喜欢的是耶格霍夫宫,里面保存这歌德《浮士德》的手稿。


  “雨哥,你看!”莫雨顺着穆玄英手指的方向,是莱茵河里悠悠成群的白天鹅。


  看到毛毛充满活力,莫雨自然是高兴的,不由的轻笑着低声一句,“傻毛毛。”然后把穆玄英未尽之语吞没在唇齿之间。柔软的唇,带着蓬勃的朝气,这是他的兄弟,他的挚友,他的爱人。当爱渐渐死去,人心不过是活着的墓穴。灵魂在情人的嘴唇上相遇了。


  周围的人带着友善的眼光,祝福这一对异国的恋人在莱茵河前的亲吻。夕阳的光辉洒满莱茵河,流浪的歌手用吉他弹奏了一曲轻快的《致爱丽丝》。


  时间似乎也慢了下来,迷失在这现代和古典交融的城市里。


  【莫雨好感度+10,好感度95】


  


  见穆玄英久不回国,谢渊仍不住打电话让穆玄英早点回家。


  即使穆玄英万分不舍莫雨,还是收拾了行李,买了机票,并且对莫雨保证他很快就回来。莫雨刮了一下穆玄英的鼻子,笑着叹气,“我和你一起回去。”


  穆玄英一愣,呆呆的问“你的书店不要了?”


  “噗”的笑出声来,莫雨抱着穆玄英倒在沙发上,“我的傻毛毛,你怎么傻的这么可爱。这个书房就算我走了也不碍事,而且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这个书屋是我唯一的产业了。”


  穆玄英脑子转过来了,高兴地轻轻锤了莫雨一拳,“你都不和我说,还嘲笑我傻。我带你去见谢叔叔。”


  莫雨在穆玄英脸上亲了一口,暗想,那老头看见我指不定要气得背过去。


  然后就如同莫雨想的那样,谢渊一看到莫雨就准备抄凳子把莫雨打出去,要不是穆玄英拦着,谢渊还就想把枪掏出来。穆玄英用眼神暗示莫雨快走,再不走他就拦不住谢叔叔了。


  莫雨走了之后,谢渊重点给他普及了莫雨的为非作歹肆意妄为,最后都被穆玄英一句,“我相信雨哥。”给堵了回去。


  再然后,莫雨不知道和谢渊谈了什么,谢渊终于同意他们在一起了,即使每次看到莫雨都恨不得用眼神把他刮上几刀。


  


  还是杜塞尔多夫,他们又回到了那间书屋。


  书屋亮着暖黄的灯光,连门口的告示牌都没有变,要不是门外花圃的从百合变成了郁金香,走进店里,他的专属沙发的桌子上还放着那本没有看完的雪莱诗集,穆玄英都以为自己从未离开过这里。


  其实那本书他已经在国内看完了,穆玄英打算把那本书放回书架上,他循着记忆来到书架前。


  “这是……”书缝间用绳子垂了一张纸条,上面是熟悉的,甚至张狂的字迹——你是一只云雀,衔来一枚阳光。这是雪莱的诗。


  穆玄英把纸条抽出,带出了绳子绑住的一个小盒子。感到有人从身后环着他,背部靠上了温暖的胸膛,是莫雨。


  莫雨的手掌很大,手指上有些薄茧,每次牵手的时候,穆玄英都感觉很温馨,很有安全感。莫雨的手搭着穆玄英的手,打开了那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枚戒指。“毛毛,我们结婚吧。”


  “好。”穆玄英反手握住莫雨的手指,五指相扣。


  两人幼时相逢,失散十余年,在异国重逢,相恋。纵然隔着时间的瀚海,相离万里,也终于走到了一起。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莫雨好感度+5,好感度100】


  【穆玄英好感+5,好感度100】


  【游戏结束】



  

  穆玄英摘下头盔,发现莫雨早已经完成测试,坐在一旁等他了。


  穆玄英,浩气研究所研究员,正在进行全息游戏测试。努力调解恋人和养父的关系中。


  莫雨,恶人研究所研究员,正在进行全息游戏测试。不受浩气研究所所长谢渊待见,盖因拐了谢渊的养子穆玄英。


  莫雨牵着穆玄英的手,准备回家,“雨哥,你在游戏中看到了什么?”穆玄英好奇地对着莫雨问。


  “当然是你呀。”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