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策藏)画鸢(一)

一、

叶浅鸢出生于君子如风的西湖藏剑。

叶浅鸢的娘叶尺素是藏剑山庄的一朵高岭(兼霸王)之花。一柄重剑不知道抡飞了多少上门求亲者。到最后,所以人都准备对她放弃抢救的时候。叶尺素出了趟门,就带回了一个万花谷来的“新妇”。没错,这个“新妇”哪里都好,就是他性别为男。

据叶尺素说,她出门的时候醉酒时候摸错了房间,于是喜闻乐见了。她作为一个有担当负责任的人,在第二天就问万花弟子愿不愿意嫁给她,然后那个万花弟子他答应了……答应了……了……

于是,叶尺素就去万花谷求亲了。

于是,东方谷主也(竟然)同意了。

于是,她就带着自己新鲜出炉的妻子和一堆嫁妆回来了。

叶家众人看着那边笑得十分贤良淑德的万花书墨弟子顾远晏,背后一凉。叶尺素你这个二货绝壁被人算计了知不知道!


关于补办婚礼上叶尺素如何在酒桌上大杀四方,喝趴了所有人,最后被“新娘”扛回去什么的,叶家人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新婚燕尔的叶尺素安分了一段时间后,顾远晏抛下一枚重磅炸弹,叶尺素有孕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个鬼,分明是女魔头重新降世。

叶尺素丝毫没有孕妇的自觉,每天背着重剑上串下跳,今儿去七秀喝酒,明儿去丐帮赌色子。活着十分滋润潇洒。据她本人说,这是提前带着孩子领略山川风光。

每次叶尺素无论是何时回家,不消片刻,顾远晏就能准备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来。或许是肚子越来越大的缘故,渐渐的,叶尺素外出闹腾的次数越来越少。

 (某万花弟子:要抓住一个女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叶尺素的快要临近产期,这时正好是阳春三月,春意正浓。叶尺素兴致上来,就挺着肚子要去放纸鸢,叶浅鸢也是个性急的,他就在母亲的出行的前一刻降生了。

外头等待的人听到他那哇哇大叫的声音就知道,准有一个混世魔王。一语成谶。

顾远晏抱着孩子问叶尺素名字,叶尺素想了想,眼神掠过散落在地的纸鸢,念念不忘:“就叫叶鸢吧。”顾远晏皱着眉头,“纸鸢随风,风之越高,摔之越惨,不如加个浅字,这样,我们就能抓得住孩子了。”

 “叶浅鸢,浅鸢。”叶尺素听罢,喃喃,眼睛渐渐明亮,叶尺素对顾远晏招招手,顾远晏不明所以,俯下身来。叶尺素吻了吻他先前急的冒汗的额头,“就如你所想。”

顾远晏愣了愣,明白了叶尺素这个吻的含义,高兴的扬起嘴角。


二、

叶浅鸢抓周的时候,一爪子就摸到了她娘的重剑太阿,叶尺素高兴的抱着儿子啵的一口,“儿子,以后你就跟你娘学剑了。” 


叶浅鸢继承了叶尺素的绝佳天赋,叶尺素在其他方面都十分宠爱甚至纵然他。唯独在练剑这方面对叶浅鸢十分苛刻。

叶尺素在练剑的第一天就对叶浅鸢说:“习武练剑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也许,你的剑在会沾染无数人的血,也许,不知何时你会死在别人的剑下,就算如此,你还要习剑吗?”

叶浅鸢还是一团金色娃娃,沉默了很久,才对叶尺素,“我很害怕我会杀很多人,我害怕我会死。但是,我选择的路我不后悔。”

如此,叶浅鸢自三岁起随叶尺素习武练剑,寒暑不断,风雨无阻。


在叶尺素的悉心教导下,叶浅鸢不仅战斗力爆表,同时不负众望的成为藏剑山庄的一霸。

五岁的叶浅鸢带着师妹师姐到楼外楼上赏月聊天,他自告奋勇的去放烟花,不幸准头太差打中树林,藏剑的山头被烧掉一半。

六岁的叶浅鸢跟师弟师兄打了一场架群架,彻底奠定了他在藏剑山庄孩子王的地位。

七岁的叶浅鸢带着一群正太萝莉们偷偷跑去扬州玩,他们玩的尽兴,山庄里面可急死了。后果可想而知,带头的叶浅鸢被他娘揍了一顿,打完还被关了半个月禁闭。虽说是禁闭,但是门外有一群萝莉正太送吃的送喝的送玩的,还兼陪聊,别提有多快活了。

叶浅鸢横行霸道欺男霸女(?)的日子只持续到了八岁。

 八岁的叶浅鸢被叶英收为正阳门下。


叶浅鸢见到他师傅的那日是一个夏夜。百无聊赖的叶浅鸢夜半难眠,于是就爬窗出去溜达。他晃荡着晃荡着就走到了天泽楼。

天泽楼是大庄主的庭院,平日里,藏剑弟子们都不会前来打扰大庄主。叶浅鸢对这座楼的稀薄的印象,也就只有很小时候去爬过的那株海棠树。

大庄主立在天泽楼亭台上,庭院里的海棠花依旧常开不败,而头顶黑夜如墨,天悬星河。

叶浅鸢看的有些痴痴,不由开口,“剑与花……”他看到大庄主朝他看来,他有些讪讪,思索了半刻,还是敌不过美色当前,扑腾腾的朝叶英小跑过去。

叶英闭着眼,神情淡漠,他伸手摸摸叶浅鸢的发顶,“是尺素家的浅鸢吗?”

叶浅鸢糯着声音开口,“是的。”

叶英望向海棠花,问到:“浅鸢,你觉得剑是什么?”

叶浅鸢眨了眨眼睛,想了想,对叶英说,“娘告诉我,前路崎岖,荆棘坎坷,持剑者,当无畏。爹告诉我,剑是用来保护自己挚爱之人。以前,我怕黑,但是只要我握着我的剑,我就一点都不怕了。所以,剑就是可以让我不害怕的,可以伴着我一直走下去的同伴。”

一庭花香,静夜悠长。

叶英的声音响起,直到多年后叶浅鸢依旧清晰恍如昨日,“修剑者,当诚心。多歧路,无所畏。心之所向,剑之所在。叶浅鸢,你可愿入我正阳门下?”

叶浅鸢听到自己坚定的说,“弟子愿随师父持身修剑,追寻剑道,正天地之阳。”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