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空

情事抵舌未曾说,此情无关风与月。
停车场:http://sumuzhekong.en-grey.com/

【宝莲灯同人逍遥游】倦鸟归新星显


老板说可以放出了,完结,杨戬玉鼎真人师徒向。

  巍巍昆仑,绵延八百余里,祥云环绕,霞光缥缈。

  经历了前些日那场惊天动地的大阴谋,云雾渺渺的昆仑仙境似乎还是如同它千年以来的平静,不曾变化。

  只是除了……

  “啊,玉鼎师弟别冲动!”

  “玉鼎师弟,那是灵珠子,别扔!”

  远处的不断传来的惊叫声,吓得南极仙翁差点揪掉了自己的胡子,阐教这群人又不知在搞些什么,吓煞老翁了。

  太乙真人好不容易从玉鼎真人抢救下了哪吒了,哪吒吓得躲在太乙真人背后,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正晒着太阳,玉鼎真人就突然出现拎着他就要丢出去。

  抱着玉鼎真人手臂的广成子扭头对太乙真人喊,“你快去找杨戬,快叫杨戬回来!”

  “你们撑着点,我很快就回来!”太乙真人把哪吒往外一推,“跑远点。”说完就驾着云飞速地往昆仑雪巅上去了。

  哪吒赶忙踩着风火轮走了,郁闷的说,“这都是什么事啊!”

  “这都是有趣的事哪,喝醉的玉鼎真人,有趣有趣。怎么能少的了小道呢。”站在树荫下的陆压道人摸了摸袖子,没摸着,“唉,可怜小道我没了那的昆仑镜,这日子可是无趣了许多。”

     昆仑众仙拉拉扯扯到了玉虚宫,元始天尊听闻玉虚宮前吵吵嚷嚷,晓得是徒弟们闹过来了,悄悄地挪到殿后,准备从后面开溜。才跑两步就听到已至殿前的文殊广法天尊在问白鹤童子,“天尊在哪?”

     白鹤童子颤巍巍地说,“天尊大人没有在后殿!”元始天尊气得只想换一个乖巧的小童。

  于是元始天尊还没跑多远,就被眼疾手快的文殊广法天尊捉了个正着。“师尊!”白鹤童子赶忙把自己藏在了横梁上,小命重要啊小命重要,对教主大人忠心耿耿是一回事,见死不救当然是另外一回事。

  玉鼎真人直直地看着眼前的元始天尊,元始天尊真以为自己下一刻会被玉鼎真人给扔出去,结果出乎众人预料,玉鼎真人竟然不动了。

  在场所有人都长长舒了一口气,哦,不对,还有人没看够戏呢。。

  “真想到不到玉鼎真人醉酒是这幅模样,”陆压道人骤然出现在玉鼎真人面前,摸着下巴凑近细细端详这张脸,平日里玉鼎真人可不会让陆压道人离得这么近,“啧啧啧,都说美人醉酒,风华绝艳。玉鼎真人这脸和平日也没甚差别呀。”

  玉鼎真人眉头一皱,黄龙真人一看大喊一声,“快跑!”自己已经蹿出玉鼎方圆百尺,文殊广法天尊也抓着元始天尊逃向远处。

  “砰!”斩仙剑在手,直接劈向陆压道人。

  陆压道人侧身一躲,险险地避开这一剑,地砖上骇然被劈出了一道十尺的剑痕。一根小剑发簪应声落地,“啊,小道新寻的发簪!”陆压道人心疼地看着地上那根断为两截的新发簪。

  元始天尊一看,那个发簪有点眼熟,“这分明是我阐教的宝剑,又被你这厮偷去了!”道行天尊和文殊广法天尊一起抓住元始天尊,不让他跑到玉鼎真人面前,没看见玉鼎手里还握着斩仙剑吗。

  “你们阐教害的小道我丢了发簪,可不得赔小道我一只。”陆压道人说着退了几步,“小道还需去别处寻新的住所呢,不必远送。”

  陆压道人洋洋得意刚要逃就被一只手给挡住了,手的主人身着一身杏黄缎的水合道服,明朗阳光浸透在发间染出金光,一张清隽俊逸的脸带着温和笑意,可是说出来的话就不是那么让陆压道人愉快了。

  “难得陆压道人前来阐教做客,就请留下喝一杯茶吧。”

  陆压道人被杨戬这么一挡,身后的斩仙剑就已经架上了脖子,“小道年方二九年华正好,要是断了脖子这以后的日子要怎么混下去?杨戬你快让玉鼎真人把斩仙剑从小道脖子上挪一挪!”

  杨戬但笑不语,笑的让陆压道人有点忐忑。莫不是前面他调戏玉鼎真人都给杨戬看了去?这可不妙,小道可要抓紧机会逃出这昆仑地界远远的。

  突然头顶上出现了一个阴影,众人抬头一看,怎么是座山!

  广成子大喊,“清化!”没人应声,转身一看,元始天尊畏缩缩地躲在慈航真人身后,这下知道了,为什么凌云山会出现在这里了。“师尊!你又去动什么法宝了!”

  元始天尊小声地辩解说,“为师只不过是找清化借了一下他的凌云山……”

  

  璇照窝在寒华的怀里咬着糖葫芦,他们刚刚下山买了好多糖葫芦,可以吃上好一些时日。璇照看着远处,眼睛不禁微微睁大,她扯了扯寒华的衣领,

  “嗯?怎么了?”

  璇照指着远处飞起来的山,“师父,山飞了!”

  寒华扭头一看,凌云山已经颤悠悠的飞向了玉虚宫,“师父!!!”

  清化德霄真君苦着脸从树丛中走出来,“这回真的不是为师,是天尊他借走了为师的凌云山。”

  阐教上下谁不知道法宝一到元始天尊手上,就没有好事。清化德霄真君竟然还敢把法宝给元始天尊!

  璇照哇的一声哭起来,“璇照要吃糕点!璇照的东西都在凌云山呢!师祖赔我糕点!”

  清化德霄真君顶着寒华冰冷的眼神陪着笑脸,“师祖这就下山给璇照买好不好?”

  

  话说两头,其余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凌云山镇住了,陆压道人想趁着这个时候溜走,可杨戬和脖子上的斩仙剑可没挪呢。

  也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人影,直冲这玉鼎真人而去。杨戬一愣,伸手去挡,这一动可给了陆压道人空隙,“小道这戏也瞧够了,就不参合阐教之事了。”话音未落,人已飘忽千里之外。

  那人直扑在了玉鼎真人的腿上,玉鼎真人提剑便要砍下,从梁上滚下的白鹤童子看到那人连忙对杨戬喊到,“杨戬师兄,那是琼灵子师姐新收的徒弟玄真子!”

  “师父且慢!”

斩仙剑停在玄真子的头顶,玉鼎真人地看着杨戬,那眼睛清泠泠的,看不到一丝醉意,但是杨戬知道,玉鼎真人是真的醉了。

  玄真子抱着玉鼎真人,痴痴地说,“这上好的云绣,竟然看不见针脚,比仙子那件衣裙还名贵吧!”

  杨戬看到玄真子实在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上前握住玉鼎真人的手,扶着玉鼎真人走到阐教十二仙处,“劳烦各位师伯照看师父,弟子去寻琼灵子师姐前来。”

  元始天尊伸头看了一眼玄真子,“这就是琼灵子收的那个凡人徒弟?”

  其他人也不管教训元始天尊了,奇异地打量着这个琼灵子的徒弟。

  “奇哉怪哉,竟然能不看玉鼎师弟的脸。”

  “怪不得琼灵子会把他带回来。”

  

“琼灵子师姐?”看着眼前披着艾青广袖,头戴水蓝玉石步摇,身边隐隐散发着七彩虹光,看起来清雅婉兮的仙子,杨戬步子一转,让自己立于三尺之外。

  “杨戬~师兄~不知找师姐有何事~”甜腻的的声音,确是琼灵子。

  “师姐前些时日收了一个徒弟…………”杨戬不急不缓的说明缘由。琼灵子听罢,也嘻嘻的笑起来“琼灵子被他缠着烦了,正避着他哩。但若是杨戬师弟相求,琼灵子自当不辞,只是琼灵子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想请杨戬师弟帮上一帮。”

  “师姐请说。”

  

  等阐教众仙研究完玄真子,正看见杨戬施施然踏风而归,他身后是悬挂着各种法宝的琼灵子,法宝闪耀的金光把她身上衣裙的颜色都覆盖了。

  阐教众仙脸色一变,却看到玄真子冲着琼灵子跑去,抱住了琼灵子的腿,没一会就被毒死了,琼灵子笑着喂了一颗仙丹。玄真子吃了九转金丹,落地成仙,又吃了这抵抗太暤之毒的仙丹,虽死不了,但也不知要躺着多久。琼灵子朝着众仙一拱手,竟然拖着玄真子走了。

  没等众人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杨戬扶着玉鼎真人来道别,“诸位师叔师伯,弟子与师父也回山了。”

  一场闹剧轰轰烈烈的开场,莫名其妙的落下帷幕。

  玉泉山虽然少了半壁,仍旧是飞瀑流泉,雾气升腾。露出的裸岩上也长出了青嫩翠绿的碧瑶草。

  玉鼎真人在半途已昏睡过去,杨戬把玉鼎真人扶进金霞洞,洞口的哮天犬看到杨戬想叫唤,未出声就被杨戬轻轻踢到山下。

  杨戬刚把玉鼎真人扶躺下,玉鼎真人就睁开了眼睛,“……为师是醉了吗?”

  杨戬松开手,拿了瓶真正的钟乳石灵液给玉鼎真人。“师父并未伤人,也未损坏洞府。只是陆压道人来了,闹了一场,又走了。”

  “陆压……”玉鼎真人宿醉未醒,还有些混乱。

  “师父不必挂心,左右不过来日方长。弟子在这里呢。”他们的时间还很长,还有很长的时候来和陆压真人玩一玩。

  昆仑山上,风流云散。

  

  话说这头,陆压道人扶着被风吹散的头发一路从昆仑仓皇出逃。

  “吓煞小道了,这三界第一美人真是调笑不得,不仅断了小道的新发簪,还有一个要命的徒弟。”陆压道人手掌一翻,从衣袖里翻出了一个玲珑小塔,“小道也不亏,这四象塔做小道的新居所如何?”

  昆仑山下,琼灵子拖着玄真子下了山。

  这又是一个新的故事了。

  END

  

评论(14)

热度(44)